撰文者: 邱鉦淵 CSIA / CFTA

一般而言,投資人一提到債券投資就會直接聯想到配息,並跟穩健投資畫上等號,而台灣許多投資人皆將高收益債當作擺著不動的長期退休工具,深信債券長期一定能提供穩健的高收益,但真的是如此嗎?債券投資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複雜,上一篇文章已經簡單介紹目前市場常見的債券種類,假如債券投資只看配息率,那為什麼全球投資級公債與公司債的規模仍然高於高收益債許多,債券之所以提供不同的債券利息,就表示其承擔的風險有所不同,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下簡單整理如何掌握各種債券的投資趨勢。

 

其中,國際上許多退休基金與大型機構法人習慣將美國公債與投資級債作為資產配置的核心部位,因為發行者的違約風險較低,代表其信用風險較小,是作為長期退休規劃的好利器,可以從下圖美國投資級債券指數看出,長期而言投資級債券的波動性小,靠的就是領取穩健的利息收益。

但並非所有債券的波動性都一樣小,若是長期的債券,其利率風險就會高出許多,舉例而言,假設A君在期初投資美國30年公債,殖利率3%,票息率3%,存續期間20年。如果債券殖利率在第二年上升到3.5%,其債券價格就會約當下跌10%(即20*0.5%=10%),說明長天期債券的波動性較大。

但到底實務上,是不是美國升息階段就不能投資長期美國公債或投資級公司債?並不盡然,若是殖利率從底部大幅反彈,長天期的債券在的確會有不小的價格損失。另外,如果投資人持有長天期債券時間過短,例如A君若只持有兩年,第一年總報酬為3%,第二年總報酬為-7%,兩年合計為-4%,所以表示若投資人持有時間較短,則不適合投資利率波動過大的債券ETF。相反的,投資人如果可以長期持有,在殖利率上升的階段,也代表未來債券的利率將可望跟著增加,以剛才的例子,假設A君持有至到期,在美國公債沒有發生違約下,隨然債券價格在T+2年有下跌,但持有至到期仍然會回到面額(表示會有資本利得),其持有30年的總報酬率可以簡單試算為3%*30年=90%,這呼應了假如持有時間夠長,長期債券仍是核心配置的選項。另外,也由於長天期債券的波動較大,因此適合投資人進行短線交易,掌握價差。

另外,以美國政府7-10年期債券指數在美國升息階段的例子來看,從下圖可知,不管是1999年或2004年的升息循環,美國政府7-10年期債券指數在升息期間的過程,的確有出現因為殖利率上升而債券價跌的情況,但若整個升息階段皆持有債券來看,1999年升息循環持有總報酬為25.5%,2004年升息循環持有總報酬為38.6%,皆解釋升息循環不能投資債券的迷失。

然而債券殖利率變化與央行的利率政策有著絕對的關係,一般而言央行升息決策主要觀察兩個指標,一為國內物價指數(CPI),二為國內失業率,當物價指數增長明顯或失業率下滑,皆可能驅使央行往升息的政策前進,反之亦然。但債券殖利率與央行升息的走勢並不一定同步,因為市場價格往往會提前反應,當市場大部分的人皆預期美國央行Fed下個月一定會升息下,市場利率不可能在宣布升息當天才反應。

 

所以建議讀者未來若想判斷升息對債券價格的影響性,記得先了解殖利率目前的位置,是否已經領先反應央行的政策,以美國央行(Fed)的的過去的利率政策為例,2016年12月進行金融海嘯後第二次的升息,但從圖2-6可看出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在半年前就開始領先反應,而在正式宣布升息後,殖利率反而開始走跌,所以投資金融商品千萬不可見樹不見林,有時市場價格往往跟實際狀況有所脫鉤。